博物館三樓
上接 奧克蘭博物館
這一樓是人類戰爭史料紀念展覽場所,有?榮耀與悲慘的對比顯像,所有的成列物品與擺設,都靜靜地陳述了這段屬於人類特有的行為模式。
也不知在先祖所流傳的世界觀中,這一個的圖像所代表的意義為何?究竟是世界一家!還是We are the World!前幾天報紙上有則報導:說西方基因學者研究發現,目前世界上應該有一千五百多萬男性的Y染色體是屬於成吉思汗的,A~~~~嗚家 J O ,這還不包括女性的數目
這是日本在二戰時所用的零式戰鬥機,神風特攻隊也有使用過。
那位來自日本的女同學,曾在這個展場問我對於日本所發動戰爭的看法,我也用了心平氣和的語態,陳述了我對當時日本的不滿態度。
我喜歡拍教堂裡的彩繪玻璃,因為裡面有宗教的故事,但是這個展場裡的彩繪玻璃,卻有更令人省思與醒世的意味。
這位飛行員的戰功彪炳,可以從他獲得的勳、獎章數看出。
各式各樣的勳、獎章,到底是鼓勵人們爭取榮耀?還是同意主張殺戮戰場!
德國製的噴射飛彈,因為要裝填飛行所用的燃料,所以內裝具有爆炸性的火藥量較少,當然殺傷力就減小了許多;不過現在就不同了,洲際式的核子彈是這顆德製的好幾百倍,那當然是威力無窮了。
不過人類最後的宿命,好像就是在比墳前的鮮花數目吧,A~~~~還是要覆蓋什麼國旗、黨旗呢;墓碑和紀念碑是要青銅的,還是大理石的?PS:
在PO出後的五月卅一日(星期四),我在聯合報副刊上看到龍應台女士所發表的一篇【一個國家記得誰?】-- 獻給冷戰的犧牲者一文,記述悼念五十幾年前的我國黑蝙蝠和黑貓兩個飛行中隊,令人感慨。  下接 西海岸公園賞鷗

 

.
創作者介紹

台灣人

xcgkeokvolp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